七、無無極聖境

特史:修養六個月,感覺如何?靈修進展如何?

我說:大概都復原了,靈修很認真,也領悟真解之道,你們既然知道真解,為何不傳授?還讓我自己去找真解,勞民傷財!

特史:天下無不勞而穫的,法界戒律嚴明;不能知法犯法,況且我們還是執法者,我們不是派很多仙佛指點你了嗎?

我說:還說那叫指點、又指又點,沒有人看得懂,有說也等於沒說,你們的方式真的很奇怪,還是仙佛哩,還好三教祖師是地球人,不然還在風中找馬。

特史:法師,好了、不要再發牢騷,法界就是這樣,這就是戒律,是不符合你們凡界的常理。

  今天一線天蠻柔順的,平滑而無波,亂絮減少很多,是你體驗的好時機,以你現況,是比較容易排除異相,較容易成功的,但心理建設還是要的。

我說:感謝特史的關心,也感謝眾仙佛的成全。這段日子很努力,深怕對不起你們大家,浪費你們寶貴的光陰。

特史:法師,言重了!這是我們的任務,我們也深具信心一定可以完成。無無極雷部是宇宙最高的行政體系,為一個有紀律的大團體,如不能有始有終,會被天地間神靈所竊笑。我想法師你也不願這樣吧?

  說著說著,兩人輕鬆手拉手慢慢走入一線天,強烈電磁場依然在,今天無亂絮,感覺也沒有那麼強烈,大概是較適應了一點,或許跟這一段時間的進修有關,兩人可以輕輕浮地在一線天中。

特史:不能鬆手,以免失散,我們可以以念力慢速推進。

  真解能解宇宙之循環,如今已克服磁力重力,以念力慢速前進,慢慢到達中線。

  如千色彩虹在眼前墜落,磁場加倍,重力更大,停止念力飛行,恢復步行,大概「靈流兩極」的關係吧。

特史:慢慢適應,過一段時間就好了!

  刺痛感又浮現,如萬隻彩蝶在眼前紛飛,有如孤船在大海遇海嘯的沖刷感,有一股強磁吸引,這時多種感受很難形容,忽過中線,過一段很長的時間,慢慢適應調整,念力飛行也慢慢恢復,漸漸遠離中線,愈來愈輕,頓時飛出了一線天。

  這一躍,頓時如放下千斤擔,一切感覺一掃而空,如釋重負,眼前更光明,靈體更輕盈舒暢。

  白色的光芒,雖然強烈,似有如無,似灼而不熱,是光耀而不刺眼。遠望千里,只有淡淡一層薄霧,籠罩土地,千里一片白色沙灘,沒有任何一棵植物,如海岸沙灘的平坦,沒有一點點起伏,踏在沙地上,柔軟而不下陷,沒有一點風,卻不悶熱。

  白沙上沒留下任何腳印,因為不用多久就會自動恢復平坦,這裡是一線天,也是無無極這邊的沙灘,沙灘聖景啊!

特史:法師,這裡是無無極一線天的聖景,可稍流覽一下,我們也順便休息一下,過一線天也耗損很多真氣。

我說:這無無極天真好,感到元氣恢復很快!

特史:無無極天,冷熱由心定,悲喜由心生,靈流充足,無大慾之惑,能進居此天的真仙是不退轉的。我們就並肩念力飛行進入吧!

  有高山有峽谷,高山非常峻陡,峽谷非常深,峽谷之間似河流,河流沒有半滴水,整個高山峻嶺,都閃著靈光,倒不會覺得光禿禿一片,這是一種奇景吧!

  飛行很久都沒看到一棵植物,正覺得納悶時,映入眼簾的,居然是第一次看到無無極的植物了。

  一片銀色的植物,我要求特史,讓我下去看一下,特史應允,我們降到非常低的高度,停留在半空中,是整棵銀色的植株,一大片都是,綿延幾千公里!種植很整齊,每二尺四方種一棵,樹高約一公尺,倒有點像巴西鐵樹,只是顏色不同,葉子寬寬的,也會閃爍微弱的銀光。

我說:特史,我們剛才經過那一片高山峻嶺,為何那麼深的峽谷卻沒有半滴水?這裡一大片的銀色植物,有一點像鐵做的,真的是植物嗎?會有生命嗎?可不可以挖幾棵回去地球繁殖?這是稀有品種,很值錢的!

特史:法師你又開玩笑,怎麼可能給你挖走?至於高山峻嶺在無無極天是沒有水的,無無極天是不使用水的,我們也用不到水、我們也不喝水、也不吃飯、也不用水洗東西,所以你來無無極天,我們沒有吃的東西可以招待你,特別跟你說聲對不起。

  至於這些植物,你說它有生命,的確就是有生命,它可是有智慧的,只是智慧不高,它會反應周遭的訊息!我們來到此,整個無無極雷部都已經知道我們的到來。這是它已幫我們通風報信。你會相信嗎?

我說:我當然相信,那它有智慧,算是植物還是動物?你們這個地方又沒有水,它怎麼活下去的?

特史:原則上它不移動,我們都把它當做是植物,它不依水份生活,因為沒有水,但它會吸收靈流,維持它的生命體,生長非常慢。要長到這麼大棵,需要幾億年的光陰,我到雷部已經幾千萬年了,我剛來時,它就已經那麼大了,也沒看它長高過。

  這些植物最主要的功能,就是標示位置與發出訊息,還有可以有一點,點綴作用,你等一下稍注意每一區的植物,都是不同的種類及顏色,你看到某種植物,就可知道你現在在那個位置上。

  我們現在看到銀色植物,就代表我們現在,在無無極金闕凌霄寶殿的西方,你注意看,每一棵植物最大葉片所指的方向,就是金闕凌霄寶殿的方向。我的說法,你會明白嗎?這些植物都是願力所化。

我說:不錯,大葉子所指的方向,真的每一棵都一樣,神奇呀!

  我想無無極天應該有很多的瓊漿玉宴,可以享受一番,遠道而來的客人,也應該招待一下,可是沒有食物,也沒有水,仙茶也沒得喝。對了,你們不洗澡,也不洗衣服嗎?好像不怎麼衛生!還有,這些植物算不算是本命樹?

特史:吃的全是空,所以在無無極沒有吃的煩惱,也不用為三餐忙碌。食、衣、住、行都是願力所化,以念力來施行,以靈流為主題。衣物用品也是願力所化。我們的型、相也是願力的化相。可隨心念變化外形。

  所以你們經典有言: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?就是這個意境,有實體、有需求就會有煩惱!是空非空,空無所空,我如此注解,你能體悟的。

  至於植物,這不是本命樹。無無極界的植物,是所有法界最高級的植物。它沒有根,也不會吸收養分,更不需要光合作用,一切以靈流為主,如果你拔起它,放下時它會自動歸回原位,也不會因此而死亡。無無極天的植物大部分是如此,當然有一些是比較特殊的。

  所以無無極天不會有如凡界的生命體,也不會有凡界的鳥獸蝶蟲,因為上天有好生之德,不會以萬物為芻狗,在無無極天如此清淨的天數,當然不會對凡界的植物或鳥獸蝶蟲,做無情的階級踐踏。

  你們人類自視高等,統御、管理、鄙視植物或鳥獸蝶蟲,都是對原靈的不尊重。要知道原靈本是平等的,誰願意做植物或鳥獸蝶蟲?更何況,如能上無無極天的植物或鳥獸蝶蟲,原靈必然很高,早就羽化,不再是植物或鳥獸蝶蟲。

  你想想,以萬物之靈的人類,朝思暮想的想入天界,都是困難重重。何況這些植物或鳥獸蝶蟲,何德何能上得了無無極天?如果有上得了無無極天的能力,它那甘心做植物或鳥獸蝶蟲?這是真實,無無極天不可能發生的事,除非你不以實相進入,看到的是願力的幻象。

我說:你這樣說我就明白了,萬物原靈皆平等,我們必須尊重,不可隨性去毀滅它們,你們不用洗東西、洗澡,還沒回答?

特史:我已經回答了,是空非空,空無所空,高級靈本空,一切為法相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?

我說:我知道了,只是求證一下而已!

  說著說著,我們越過許多的植物區,高低叢林都有,都是單一顏色,各區顏色都不同,相同的是,各種植物都會閃著毫光,最特殊得要算是老榕樹了。它非常高大,如摩天大樓一樣,枝葉茂盛!葉子有一點像麵包樹那麼寬,每一片葉子都是一個顏色,非常多的葉子就有非常多的顏色,有一點像人間的人造樹那麼不協調,也閃爍五顏六色的毫光,特史叫我不要太接近這顆老榕樹,因為這顆老榕樹樹齡有百億年以上,似乎懂得人情世故,非常有親和力,常常有陌生客好奇,進而接近,反而糾纏不清。

  極遠處,可見金光充斗,閃爍光亮,哇!那麼高大的神殿,有地球的好幾倍大,矗立在雲霄,雄壯威武到極點,大概有幾百層高,中間為主殿,左右各有一座副殿,前有排樓,強光閃燿,主殿與副殿都是黃色的七寶硫璃瓦,各類寶石建造的牆壁,光明剔透。

  因為太美了,無法以凡境之語做比擬,有機會請各位也上來參觀就知道。

特史:整體宮殿稱為金闕凌霄寶殿,我們今天要謁見的是左邊那個副殿,這個副殿約有你們地球的兩倍大,它稱為無無極雷城,是無無極雷祖大天尊的宮殿。

  無無極雷祖大天尊,是雷部的至尊,雷部神位總共有三萬萬個,是中天最高的行政單位,也是宇宙最大的行政機構,無無極雷祖之地位崇高,僅次於無無極至尊玉皇上帝大天尊,也是我們今天要謁見的主人。

  以念力極速飛行,已接近牌樓約三千萬里,兩位紅臉武將身高很高,迎面而來,我想應該是守護神,手執雷鎚,英勇神武,很客氣的行禮回禮。

守護神:參見特史、參見師兄,一路辛苦。

我說:兩位大將軍,末學參禮,能上無無極的大將軍至少有數萬年的資歷,我才幾歲,你稱我為師兄,心裡總是怪怪的,忽然間好像變得很老。

守護神:我們不管年記大小,都稱師兄,你是雷祖的九大行星系的代言人,當然稱師兄是很得體。

  隨著守護神,我和特史尾隨,以念力飛行進入,牌樓很氣派、很霸氣,進入可見,奇花異卉(願力化相)、假山流水(應屬霧氣),豔麗奪目,地板是會發毫光的紅寶石,壁雕、奇寶、水晶一塵不染,天上仙景,人間無法比擬,也勿使用人間解。

  輕奏仙樂,世外桃源,心清氣爽,我們以低速念力飛行,貼地飛行,進入雷城的門關,我們一起落地,步行進入。

  左右兩排衛隊,一邊約五十位,身高巨大,全部武將打扮,手執雷鎚,齊聲洪亮。

  參見特史,歡迎師兄!

  我們一一回禮!

我問:特史,這是特別列隊,歡迎我們的嗎?

特史:這是例行的衛隊,只是平時是不打招呼的,今天特別一點,大慨他們太久沒看到你了。

我說:我還以為我長的帥,人家來列隊歡迎的,甚麼叫太久沒看到我了?

特史:這個嘛…(沉思),以後你就會知道。

  我們進入前堂,守護神吩咐我們休息一下,看那座椅高貴極了,我站立不敢坐。

  特史看穿我的心,對我說:這裡是你永遠的家,在自己的家何必拘束?既來之則安之。

我說:這麼高貴的座椅,萬一坐壞了,賠不起,那不就是要留在這邊,掃地當做賠償?

特史:你要留下來,我們很歡迎,只怕有一個人不會同意。

  回首頁 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