廿二、宇宙第一個中天法門-訪火陽星第一代師

  盛夏,豔陽高照,白天高溫,夜間溫度還是居高不下,秘史來訪,靈出會秘史。

秘史說:法師這種天氣熱嗎?白天38度,夜間34度,你感覺如何,不會老是在冷氣房吧!

麒麟說:心靜自然涼,我不喜歡低溫,熱倒是不怕,我流汗不多,體質的關係吧!為何問這個問題。

秘史說:問這個問題,當然跟此次詢訪有關,48個無極界星球中,有一個星球叫做火陽星,因和恆星轉距較近,一年只有200天,夏天白天的溫度在50度,夜間在40度,全年只有春夏兩季,春天白天40度,夜間35度,你能適應嗎?

麒麟說:這麼高溫,我看地球人一定會說熱死人,不過我想他們過那麼久的年代,應該是適應了吧!我們不會是直接去他們星球訪問吧!這是違反戒律的。

秘史說:法師,你也幫幫忙,我在法界那麼久了,還要你教我法界的戒律嗎?

麒麟說:我不是要教你,我怕你忘了,提醒你一下,沒壞意。

秘史說:我們不是要到火陽星去,火陽星是宇宙第一個有中天法門的,今天我們要造訪火陽星中天法門第一代師,因為火陽星氣溫超高,他們的平均壽命只有40歲,也就是200天乘以40,只有8000天,所以他們已經到20代師了。

麒麟說:那意思就是說,火陽星中天法門第一代師早就涅槃了,我們要到那裡去拜訪他。

秘史說:他現在仙居在麒麟金宮的右區金宮中,離麒麟金宮約3000里,算是很接近,他是你12師兄弟中排行第四,今已回歸金宮。

麒麟說:我可以順便再拜訪一下麒麟金宮嗎?如果這樣說的話,我還是他的大師兄?為什麼他會比我早下凡塵。

秘史說:沒有受核准,不能拜訪麒麟金宮。你是大師兄比較沉著,做事情總是最後才出馬。

麒麟說:順便拜訪一下,不用多少時間。

秘史說:沒核准就是犯戒律,不然你自己跟特史說。

麒麟說:我看會犯戒律,說了等於沒說。

秘史帶領轉換特史,朝麒麟金宮而來。

特史說:法師,我知道你會想念麒麟金宮,所以我們特地在遠空停一段時間好讓你懷舊,我們今天目的不是麒麟金宮,所以不能下去探望天命難違,你要諒解。

麒麟說:遠觀懷念,我可以唱一首歌【對你懷念特別多】。

特史說:法師,你唱的不好聽,歌詞又零零落落,心裡不好受就不要唱,以免更難過,法師多愁善感,人之常情,雖然體型瘦骨嶙峋,心胸卻是寬大的,雖無大將之風,卻掌中天無上法,或許是給世人視感上的考驗,慧眼才會識英雄,世人總不識,來時糊塗去時迷,黃泉路上業隨身,如有法師心境,那有遊子不歸還。

麒麟說:特史你總是說英雄,我沒有一點英雄樣,只有比較關心別人一點而已。如今同一空間,不同景,人事景物全不同,歸家在眼前,如大禹治水三經家門而不返。

特史說:宇宙本位在眼前,紅塵未了憶前景,萬緣跟隨中天師,蓮長花果同時出,法師是經家門而不歸。也讓中天學員及凡間眾生上一課,法界森嚴公正而無私,不因私情廢戒律,一切秉公而行,法界不講人情,你能修多少,法界就給你多少,不會多也不會少,人間講情,法界不通行,如犯戒律,就算是仙佛,天律依然不饒,努力修行不要攀親帶故,一步一腳印,不投機不取巧,遵守法界戒律。除了遵守戒律規定外,還有一點更重要,因中天是一世證果之修法,未往生即可適應法界之生,所以依中天之法潛修,會有很多學員有六神通之現象出現,靈魂出竅者也不在少數,請法師叮嚀學員,緊依戒律而行,不是自己高興就好,隨意而做,將會觸犯戒律,尤其是靈魂出竅者只能依法界指令而行,就如今日一樣,未受核准,就是不能去,不是你會出竅了,高興去那裡就到那裡,這樣因果輪迴將毀於一旦,宇宙秩序全面瓦解。我相信法師會篩選的很好,不會亂了綱紀,別星系的先進之中天法門,有非常多的學員俱有此能量,但都沒有觸犯戒律的情形發生。

麒麟說:懷念歸懷念,你現在講的,秘史不知講過幾十次,我都背起來了,我會確實遵守,也會要求學員遵守。

  遠方一團火球由遠方而來,青色的光芒,非常光耀,照亮了整個空間。

麒麟說:特史,這種流星會不會打擊在法界上。這顆看起來很小,直徑不會超過300里,飛行速度超慢。

特史說:法界有防護的磁場,遠方時就會偏離,不會直接撞上,還沒有法界被流星撞上的記錄,這一顆這麼小,不用多久就毀滅了。

  我們目送流星的通過,宇宙星空,多不勝數的流星奇景,宇宙運行之道是大道的起點。

  流星已遠離,我開玩笑的說,忘記祈禱。特史說,那簡單,我們的念力飛行比流星快上幾千倍,一追就到。兩人相對笑了起來。

  我們往右區的大羅金宮而行,這區域還是閃著銀色的毫光,這區域還是依山之形態而建,這區域約有200個金宮,守將已在空等候守將帶領,文君金宮是我們今天的目的地,他們在金宮前庭等待,迎接我們,前庭共有四人,其中三人是武將的打扮,主人是文身裝扮,似曾相識,見禮回禮完後。

主人說:特史好呀!大師兄別來無恙,我是你的四師弟文君帝君,我可是唯一的本尊別無分靈。

麒麟說:文君帝君,好聽,為什麼你是帝君,我是法師。感覺上帝君好偉大的果位。

文君帝君說:我們以慢速念力飛行進入大殿,邊走邊談,吾已功德圓滿,回歸本位,無無極至尊玉皇大帝大天尊敕封為文君帝君,這是正式的果位,大師兄在人世間,為凡人是不會有正式的果位的,凡人有果位是虛妄之言,是人為的自封,不受上天的承認。所以大師兄只能稱無上師或法師。這是上天對果位的界定,如果有一天功德圓滿,大師兄的果位定然也不低。

麒麟說:帝君,這是最好聽的安慰話。您是我的四師弟,為大師兄的又不能說,希望您能提攜,好像感覺有點奇怪,不過帝君既有正式果位,還是要將你的經驗傳授給我。

文君帝君說:大師兄別這麼說,人間短暫,紅塵勿依戀,因中有果,果中有因,修行是減少因果的羈絆,業障就不會顯現,頓悟本性,身中聖跡,明白性養其身,肉身轉成仙體,自性命功修煉而成就,所謂的性命雙修也。

  我們一群已經進入了大殿,大殿富麗而堂皇,都以黃色的裝飾為主體,各類壁雕很特別,可以看出別具匠心,中庭大而空曠,特顯主人的豪邁。大殿最前方為一個超大型的講堂,非常雄偉,座椅是深黃色的,佈置高級又幽雅。

麒麟說:帝君,這大型講堂這麼大,可容納多少人,高級靈的溝通不是很發達嗎?為何還需要講堂,是教育還是用來講法。

文君帝君說:是講堂也非講堂,因座位寬闊,一萬個座位會覺得很大,每年度文君都會邀請雷部之長官及同僚及各天主宰好友在此聚會,聚會時真的星光閃耀,宇宙間超級主宰神靈聚一堂,勝過蟠桃聖會,幾次下來,無無極至尊玉皇上帝也讚許有加,無無極雷祖師尊也獎勵,說我在宇宙間的協調做的很好,拉近各天的平衡,其實當初我以無無極雷祖師尊做主辦,文君做主持,大家都不看好,各級長官各天主宰哪有時間來參加聯誼聖會,第一次都是衝著雷祖師尊的面子來的,沒想到,各級長官各天主宰很踴躍參加,我想如由雷祖師尊來辦太過於正式,文君辦,隨和又沒壓力,真正達到聯誼的效果,幾次下來也成就文君,每次聚會變成例行公事了。

麒麟:特史,有參加過聚會嗎?秘史呢?

特史:文君聖會,我都有參加,因為長官及各天主宰長官都會駕臨,我能和長官及主宰們見面是我的榮幸。至於秘史前幾次有參加,今跟隨法師任務在身,任務為重,不克前往。

  一行由大殿轉往會客室,會客室經過精心設計,氣派非凡,我想帝君很注重禮儀,因為會有許多大人物常來造訪吧 ! 入座,神將送上茶品。

文君帝君:大師兄、特史來訪,沒什麼可以招待,送上茶品亦是假作真時真亦假,虛幻之物請笑納。

麒麟:茶品是外物,非真能加持,所以修道人是不假外求的,自有陰陽,男女,坎離乾坤,萬物皆備於我,方寸之間。

文君帝君:自性自渡,迷時師渡,悟了自性自渡,頓悟即見本來面目,法身清靜,因師而得法,師法甚深,如無窮無盡之珍寶,學法者看你挖寶能得幾何?

麒麟: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,中天之道,自然無為,法大宇宙之道,行小宇宙之有為,視人身為小宇宙,外在世界為大宇宙,大小無有分別,如天有日月,人有雙眼,天有星斗,人有數不清的毛孔,天會下雨,人會流汗,大地有叢林植物,人全身細緻毛髮,天有打雷時,人有震怒情緒,天道擬人化,人體自然為,得悟天道之心,猛然省悟,吾心是道,道即吾心。

  今訪帝君,最主要是明白第一代師之心境,借心習法。

文君帝君:文君知道特史和大師兄今天的來意,最主要是聽聞文君如何在火陽星創立宇宙第一個中天法門,其實中天法門在宇宙間是全新的法門和宇宙間各教門相比,是超越的、是真正宇宙觀的、是最先進的、符合科學的禪修法,宇宙間原本有49顆智慧星,現在剩下48顆,以無無極雷部的評價,火陽星是較容易的普渡的星球,評鑑的等級最高,所以最容易開花的由文君來普渡,做開路先鋒,成為宇宙第一個中天法門的第一代師,九大行星系之地球,評鑑的等級不高,是不容易開發新宗教的星球,有難度所以交給大師兄親自出馬。

麒麟:帝君,真的地球會很不容易普渡新教門嗎?還好,我沒有看過無無極雷部的報告,不知者不知懼怕,不過就算難還是要有人來普渡,也許就是難,成就反而更高,真的各星球普渡有難易度嗎?以前49個智慧星球,為什麼會減少1個?

文君帝君:智慧星球減少一個,目前並未毀滅,正在造山運動,因為科技過於發達,帶來便利也帶來世界紛爭不斷,自我之本位主義盛行,共同的業障,殘酷又好戰,武器的競賽,核子反應性毀滅性的武器劇增,大戰的結果,使星球偏移軌道,雖偏移軌道不多,引發地殼的重組,可怕的造山運動發生,山變成海,海變成山,在天災人禍重大變革中,人類是不堪一擊的,只會造成禍害,卻無法阻止地殼的激烈變動,倒至整個版塊位移,長時間的持續,動植物全部滅絕。

  這不是天地不仁,而是自作孽不可活,等經過幾千年後,版塊重組完成,造山運動平息下來,所有的文明不復存在,這個星球又重生了,又從黑暗時代開始了,再經過幾千萬年後,這個星球又慢慢成為文明之星球。這叫做物極必反,星球也是輪迴的一部份,這種星球的輪迴,就是道,人的輪迴是短周率的,星球輪迴是長周率的,是大小輪迴之道。天地萬物都無法脫離輪迴的定則,普渡就是維持輪迴的正常運轉必要的維護者,使宇宙在正常的機制下依軌道而循環,特顯普渡在宇宙間存在的重要性。

  所以普渡會因星球的人種、文化、習性、環境、壽命而形成難易,平均壽命愈短,科技愈保守,習性文化就愈純樸,接受新宗教洗禮就愈容易,如果科技愈進步,資訊愈發達,猜疑心就愈重,人和人之間信任度就會下降,對舊有的宗教就會有依戀作用,對新宗教就會有迷思,不論新宗教多好,都無法放下我執,這就是較難普渡的星球。

麒麟:帝君說的情形和我們現在的地球,有很多相同點,比如說在地球的高山區可以找到海底的貝殼或深海魚類的化石,理論上來說,這些貝類或化石是不該在山上找到的,但確實存在如此來推論,我們地球也經過造山運動的洗禮,還有那超越現代科技的古埃及金字塔,也可能是前次文明的產物,也許是上天故意留下來提醒地球人類的,因為金字塔用現在的科技要製作,還是困難重重的,何況古時候根本沒有能力可製造。

文君帝君:文君講的是正在造山運動的智慧星球,不是指你們地球,勿對號入座。中天法門是宇宙觀的法界團體,就算有一個智慧星球毀滅,還有很多個智慧星球還存在,法界地不會少一個而變化,如果只有一個星球有這種宗教,這個星球如果毀滅或重組的話,這個宗教就不存在了,因為依附的法界地不見了,此法界就會退回它的本位,萎縮到很小。

麒麟:帝君的意思就是說,中天法門如果有一個智慧星球毀滅,中天法門還有其他星系的中天法門,依附的法界地只是轉移而已,中天法界不會退回本位和萎縮。不過只有單一智慧星球的宗教,會因為智慧星球的毀滅,喪失了法界地,也連帶使所屬的法界退回它的本位,萎縮到很小。在中天天堂遊記中之點化得道中說的很清楚,只要法界或法界地有一方不平衡,這個法界或法界地就會消失或退回它的本位,所以才會有三期末劫、世界末日、罡風劫、火燒水淹世界,就是要你們在法界地或法界未消失前趕快修,否則會來不及。只有中天法門不會有這些劫數,也不受這些劫數的影響。

文君帝君:這些道理大師兄你早就明白,這是點化得道依存的關係,我們還是談火陽星好了。

麒麟:好吧!火陽星氣溫超高,壽命又短,應該是落伍又迷信吧!

文君帝君:不能用此做定義,火陽星也有很發達的文化,這是別的星系做不到的,還有就是火陽星易使中天法門定植生根,所以宇宙第一個中天法門才會選在火陽星,以為以後的各星系的中天法門做示範,如果第一個推展成功,以後推展到別星系就會深具信心,有範例可循,所以由最容易上手的火陽星開始。

麒麟:這樣的安排合情合理,好的開始,就是成功的一半。

文君帝君:文君也來談談在火陽星的修道歷程,文君出生在中型國度,國民生活艱苦,以農立國,文君家還算小康,家父銘高府君,母弘恭氏,家有二姊,家父亦從事農耕工作,日出而做日落而息,生活很規律,是很純樸的農村型態,課業之餘,文君也幫忙農事,高級學府畢業,經父母的同意,出了家門,到鄰近的都市謀生,文君到印刷廠當學徒,15名工人,這裡老闆兼師傅,工作很繁重,人地又生疏,文君很努力的想學好這份工作。印刷書籍,因工作關係,都會去翻閱,看有沒有印好,每一類的書刊都有,善書、工作科技書、報表、廣告等等。講到善書類,比較奇怪的是一位老先生,40歲左右,穿著僕實,走路很慢,說話也很慢,但很客氣很有禮貌。時常來找老闆,老闆說他是好客人老主顧,稱呼他為復忠先生,老闆在時都會詳加跟他解釋,版面排列的情形,封面要如何,排版的死角在那裡,復忠先生總是用很認真的態度在聽,每天都會來校稿。

  後來文君才知道,他印的都是善書,完全都是他發心自費自印,只要他認為有必要的善舉,出錢出力在所不惜,真正的善心人士。

  有一天午休時間,文君輪值,員工都午休去了,復忠先生到來,問老闆在嗎?文君很恭敬的說,大家都午休去了,文君可以帶你看稿,文君也很有仔細的解說,看完後。

復忠先生說:小兄弟新來的,幾歲了。

文君說:14歲。

復忠先生說:高級學府畢業。

文君說:

復忠先生說:小兄弟謙虛有禮,耐心得體,將來定可做大事業。

  文君含笑代答他的稱讚。

  由於復忠先生的關係,文君開始注意他印刷的善書,也慢慢進入善書的世界,也燃起不可思量的興致,對未來產生追求的美景,明白人生並非只有吃喝玩樂或工作或結婚生子,等待老年的來臨,終其一生。而應積極追求來世之目的,人生之真諦,回歸在真理之上。

  約過了一年多,因善書的機緣和復忠先生有了心靈上的默契,一天文君午休當值,復忠先生事先問好來找文君,他要介紹我到一個全國非常聞名的掌教師傅那邊當義工,做編輯的工作,掌教師傅出門演講,會拿回記錄或錄音帶,把它編輯包裝成書,這機會難得,可以接觸到掌教師傅,機會不可失,欣然答應。

  期待的休假日終於到來,因興奮使晚上睡不著,想著明天如何拜會大師,快到天亮時迷迷糊糊才睡著,一大早鬧鐘響起,精神為之一振,趕緊梳洗,不久復忠先生開車來接我,路程蠻遠的,進入深山區,彎延的山路,帶著矇矓的霧,遠遠可見宏偉的寺廟,深山古寺別有一股禪意,繞著山路而行,車輛停入在停車場,復忠先生告訴我,我們要爬368個階梯才能到主殿,他早已聯絡好了,掌教師父達陽法師會等候我們的到來。爬階梯真的累人,很多年青人也是氣喘如牛,休息再休息,復忠先生的年記大了,卻不噓不喘的,雖然走路慢,卻很穩健,耐力年輕人還比不上,真的刮目相看。看到主殿排樓崁著【文山禪寺】,兩人進入主持會議廳,達陽法師髮鬢全白,蓄短髮長鬚,有股說不出的莊嚴法相,神秘的風采,真是和藹可親的長者,文君和復忠先生合掌恭敬的頂禮,達陽法師告訴我,文君以前幫他撰寫的文稿很適意,他深深的仔細端視我,說文君很有慧根,很得他緣。

  就這樣的緣份,文君常向法師請益,更拉進之間的距離,其實達陽法師法會並不多,大概是德高望重,不輕易出門的關係,平均半個月才有一場法會,大部份都做在月刊上之法語,這樣的緣份持續約2年,有一天,法師打電話到工廠來,法師不曾打電話到工廠來,老闆來叫我,我覺得很怪異,法師用很鄭重的口氣說,要我不要告訴任何人,請假七天去和他住,而且要愈快愈好,我跟老闆說達陽法師有事要我幫忙,要請七天假,老闆答應,隔天我準備換洗的衣服就上山了,面見了法師。

達陽法師:今天要你來,將隨我閉關七日,不讓旁人知道,也不見客,我將開悟之法傳給你。

文君:我非你記名之弟子,也無文山禪寺之正名,文山禪寺法師級的弟子眾多,法師你又弟子滿天下,再怎麼排也輪不到文君。

達陽法師:道統有異象,天意不可違,天機已顯,非達陽能左右,只希望不可說出今日潛修事,否則眾弟兄將紛亂,你不是承接我教道統,將來和吾教無關。你將開花新局,因緣已俱足,吾將開悟之法傳於你,以開悟之法,你就會開啟應運的機緣轉程。

  感激天恩師德,雖然我沒有拜達陽法師為師,但心早已認定達陽法師為師父了,七天過後,我回到工作的崗位上。

  過了半個月,復忠先生來找我,說達陽法師圓寂了,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看他,我聽到這消息很難過,但還記得達陽法師的話,我推說家裡有急事必須回家去,不能和他同去。

  借故要閃過這場離別,躲過這敏感的時刻,我向老闆又請了半個月的長假,回家陪伴父母,也順便幫忙一下農耕,使他們也可稍為喘息一下。

  假期結束,回返工廠已是夜間,同事告訴我,文山禪寺的新任住持來工廠找你,我們告訴他,你請長假不一定那時候要回來,他已經來4天了,每天都來,我們還未上班,他就已經在那邊等候了,很有耐心。我想該來的還是會來,逃避也不是辦法,最後還是要去面對,今日事今日畢,就算避不見面,將來更難面對,我決定見見新任住持,不知是那位師兄接大典。隔天一上班,虛空師兄已經在門口等待了,文君向他頂禮,並恭喜榮任住持大位,帶師兄進入會客室,只有我和師兄兩人。

虛空師兄:冒昧來找文君師兄,帶來困擾請海函,不得不來,別無他意,雖師父圓寂時聖書已交代得很清楚,但還是有不解處,師父在圓寂前和師兄密處七天,還要不為外人打擾,師父有交代你何事?

文君說:師兄多疑,法師對文山禪寺並沒有談及,法師已知為時不多,和文君相聚甚歡,要文君陪伴渡過人生黃昏時日而已。

虛空師兄:如是如此,為何選在圓寂前。

文君說:這個文君是不了解的,或許是巧合吧!

虛空師兄:雖吾師圓寂後有交代繼任大統之聖書,交代傳承。吾師既然知其要圓寂,為何不當面叮囑,只留下繼任大統之聖書,最重要的傳承法函並沒有交代,是否法函你已承接。

文君說:我不懂師兄所講的法函是何物,法師沒有交給我任何東西,也沒有所謂的法函,如果有一定會向師兄稟明。

虛空師兄:那七日內師父有其特別的動作嗎?或有奇特的言語?

文君說:也沒有甚麼奇特,我想想,好像有一段,不知含意。

虛空師兄:快說,有何留言?

文君說:有一段,法師說,『道統異象,天意不可違,文君你不是承接我們的道統,而是開花新局。』這些話比較奇怪,我也不懂其中含意,法師還要我記住。

虛空師兄:我已明白,他日文山禪寺歡迎師兄開普渡之門,告退。

  文君想問明原委,虛空師兄已離去,留下一堆疑問。

  啟靈真機有玄理 一道金線顯珠璣
  文君聖會勝瑤池 生滅盈虧現蓮黃

  約過半個月,文君依達陽法師之心法,開啟玄中之門,因緣際會,冥冥之中的安排,和護身神接上線,文君之護身神和大師兄的護身神是同名不同神的,文君也因此開啟天堂之旅,文君看過大師兄之中天天堂遊記,大概的過程都差不多,只是中天精靈所不是同一個精靈所,你們是九大行星系的,我們是火陽星系的場景不同,文君有拜見九天玄女,也個別拜見過瑤池金母,沒有九天玄女帶領拜見瑤池金母取弓魂的那一段,更沒有魔界之旅。

麒麟:我也沒有魔界之旅。

文君帝君:不是沒有魔界之旅,是你將來會遇上。

麒麟:帝君的意思,這已經安排好的,將來弓魂和魔界之旅有極大的關聯,還要我去執行,對嗎?

文君帝君:雖然時機未到,不過法界的諸仙真都知道,大概還沒知會你,我先告訴你,以後無無極至尊玉皇上帝大天尊會召見你,你就會全部明白了,講實在話,大師兄你現在的體型,玉樹臨風,仙風道骨,擔負這麼重的超級大任務,實在不協調,我也很擔心,但是這任務目前卻只有大師兄符合條件,所有眾仙真也一致通過,非大師兄莫屬。

麒麟:帝君在說甚麼,我實在聽不懂,不過聽你的話意,好像已經決定我的魔界之旅,還跟體型有關,還有弓魂,莫非要我上魔界戰鬥,又只有我符合條件,意思就是不能推辭。

文君帝君:誰叫你是大師兄,最重要的題外話講完了,我們回歸正題。

麒麟:甚麼叫最重要的題外話講完了,你把問題丟給我,聽到魔界那個不膽寒,那是管轄區之外,無法紀的地方。

特史:法師放心,我會陪你去的,回去我會請秘史跟你說明一下。

麒麟:好吧!特史都要去了,我比較放心,不過還是怪怪的,一定被修理的很慘,好康的輪不到我,只有我符合被修理的條件。

特史:我看回去秘史慘了。

麒麟:好了,開開玩笑,沒甚麼好怕,最多粉身碎骨,剛好可以回歸本位。

文君帝君:是呀!普渡之心以眾生為念,為道鞠躬盡瘁,死而後矣!

  文君因做印刷之便,自己利用自己的空閒時間編排,老闆也很配合我,提供很多的方便,文君把十五集做成一小冊,我可是很用心,做的很精美,第一集出版一百本,老闆跟同事就把一百本消化完了,老闆對我說,第二集他要訂一百本,同事加起來也一百本,我加印一百本,就三百本了,很順利,因為頁數不多,很快就讀完,很多人都一直問第三集何時出版,連老闆及同事也問,復忠先生因兒子定居於國外,返國來找我,我跟他說,這件事,復忠先生要二集,我說我身上沒有,老闆將二集借給復忠先生,還叮嚀他記得還,隔日復忠先生又來找我,第一集及第二集幫我助印五千套,問我同意否,不能收版權費,我說那來的版權費。復忠先生本來就有助印善書,他很容易就會把這善書散發出去,這個國度生活艱苦,不過每個人都充滿了向道之心,很快得到極熱烈的回應,只要一下班,工廠門口擠滿了人,好像市集一樣熱鬧,還請我講幾句話,拿椅子來墊腳,就這樣走廊變成我講道的臨時道場。人數每日都劇增;復忠先生來找我,看到人數那麼多,也直讚許。

文君說:人數激增,因為我個人經濟能力有限,這場所也只能講課,不能實修,掌心雷印也無法運用,辜負大家的期望。

復忠先生:我今天來最主要和你談論這個問題,我有上文山禪寺,掌門師兄說已預備好一個大道場,讓你使用,希望有空你上山一趟,至於我們這裡河西我有個房子有空你可去看看,合不合適,這個房子是空屋,面積蠻大的,需要的桌椅我會添置,我也暫不去兒子那裡,我留下來幫你,也要把自己的道修好。

文君:復忠先生之功德無量,今對中天之貢獻,文君銘感五內,代中天法門將來眾原子,感恩對中天的奉獻。

  就這樣,我一星期的假日天在文山禪寺講課實修,一星期的假日天在河西道場。

  文山禪寺本來達陽法師在的時候就已經聞名全國,也變成觀光聖地,今中天法門在文山禪寺,更顯光輝,每逢假日文山禪寺或河西道場,總是香客群擁,水洩不通,強勢魅力。

  大徹大悟,了無牽掛,悟了視同未悟時,返樸歸真赤子心,萬流歸一,萬法唯心,貴之自在,修行即證,了無跡痕,明心見性,慧質蘭心,處處是道場。
  
  回首頁 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